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心身同治的思考
發布日期:2020-05-13 14:01:04 來源:中華醫學信息導報 作者:石河子大學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康復心理科 張桂青 李丹玉 瀏覽次數:

張桂青


“ 心身同治” 最早來源于中醫“ 天人合一” “ 心身整合”“陰陽平衡”的整體醫學觀念,即在給予患者藥物治療的同時,重視其心理的治療。生物-心理-社會醫學模式的提出,以及近年來心身醫學的發展,人們越來越重視精神心理因素在疾病發生發展中的作用,針對心血管疾病采用的“雙心醫學”模式已經顯現出了突出的治療效果。樊代明院士也提出了心身同治的重要性。心理干預和治療技術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發揮的優勢作用不容忽視。所以,診療的模式已經開始從單一的軀體治療朝著心身同治的整體治療方向發展。本文將從以下幾點闡述新冠肺炎確診患者心身同治的要點。


  新冠肺炎患者的心身反應

(1)情緒改變:焦慮不安、多疑、否認、恐懼、害怕、憤怒、暴躁、抑郁、悲傷、盲目樂觀、孤獨寂寞、沖動激惹,嚴重的導致焦慮障礙、抑郁障礙的發生。

(2)生理或軀體方面的改變:①患病本身的癥狀,如發熱、咳嗽、頭痛、頭昏、胸悶、氣短、腹瀉、四肢酸痛、乏力等;②確診后情緒無法排解引起的軀體化反應如肌肉緊張發抖、疲憊感、頭痛、胸悶、心悸、呼吸不暢,失眠、夢魘、自我感覺發熱、腹瀉、尿頻等。

(3)認知改變:迷茫、混沌感,注意力不集中、對危險過度關注、喪失判斷力,變得盲從,容易陷入以偏概全、非此即彼的錯誤認知中。

(4)行為改變:坐立不安、反復測量體溫或洗手,反復查看疫情有關的信息,盲目傳播不實信息。嚴重的會發生逃跑、打砸、自傷自殺等行為障礙。

(5)其他改變:個人習慣的改變,性格、價值觀等的變化,如樂觀的人突然變得沉默等。我們可以看到在這次疫情中心理應激反應表現最多的就是情緒變化,還有比較多的患者表現為失眠,如果患者的負性情緒長期積壓,心理問題沒有得到及時的干預和治療,很可能導致急性應激障礙、睡眠障礙、焦慮障礙、抑郁障礙、進食障礙、甚至創傷后應激障礙等,還會加重原有的心血管病、糖尿病、慢性肺疾病等心身疾病,為新冠肺炎的治療帶來不利的影響。


  心身同治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的治療模式

對于治療新冠肺炎患者,目前尚無統一的規范性模式,吳愛勤教授從新冠肺炎的發病之初就提出心身同治的理念,即將溝通技巧、建立治療聯盟、藥物治療、人文關懷、心理治療這5種手段聯合應用到治療當中去,比較全面地概括了心身同治理念的要點;我們在一線援鄂醫療救治工作中也采用了現代醫學、傳統中醫藥以及心理干預與治療三位一體的診療模式。

由此,我們可以解讀心身同治在新冠肺炎的治療模式是以人文關懷為基礎,建立多學科的治療聯盟,采用包括并不限于現代醫學、中醫、心理干預等手段,以軀體治療為主導,以恢復患者在生理、情緒、認知、意志、行為、人格等方面的整體健康和平衡為目標。


  心身同治在新冠肺炎治療中的應用

針對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心身診療,我們思考如下:

1.建立多學科治療聯盟

這是心身同治理念的前提,也是防控重大公共衛生事件的戰略要求,盡管相關專業人員尤其是心理衛生人員缺乏,但不能等閑視之,需另辟蹊徑,例如心理干預的短期培訓,相關學科專家遠程會診,與精神病院、中醫院等專科醫院建立治療合作等。

2.發揮非藥物干預在心身防治中的全程滲透作用

各大醫院在應對此類突發傳染病事件的初期難免會有專業人員短期缺乏的狀態,但在首要以軀體治療為主導的情況下,以下方式可供一線的醫務工作者采納和實施,且這些方式不僅側重預防,還應貫穿整個治療過程。

(1)醫護人員非指導性心理干預:醫護人員在診療的過程中采用尊重、熱情、真誠、共情、積極關注的態度與患者進行交流,重視非肢體語言的溝通,有效地打破醫護與患者之間的隔

膜,滿足患者被尊重的需要,也為診療的順利開展奠定基石。

( 2 ) 指導正面認識自身疾病和輿情信息:患者害怕、恐慌、焦慮的情緒往往來源于對疾病認識的不足,因此,對于患者最為關注的問題我們要及時、充分地告知,尤其是患者治療指標好轉、癥狀改善,治愈人數增多,政府在抗疫方面做出巨大努力等,把這些正面、客觀、科學的信息輸送到患者的認知里,幫助其樹立戰勝疾病的信心。

(3)督促合理的作息、飲食及運動:均衡的飲食、良好的睡眠和適量的運動不僅能保持人體免疫力,而且更有利于患者緩解負性情緒,保持心理健康狀態。例如制定合適的飲食、睡眠計劃,在睡前播放舒緩、催眠的音樂等。

(4)幫助建立和拓寬家庭與社會的支持,營造良好的隔離氛圍:在這次疫情中我們看到,患者一旦確診即進行入院隔離治療,患者的心理應激反應除了對疾病本身的恐懼,還有脫離家庭進入一個陌生環境產生的孤獨、分離性焦慮等,這種情況下鼓勵患者多與家人、朋友進行交流,引導患者與病友、醫生、護士進行互動。擁有更多的支持是患者積極應對各種創傷的有力保障,同時也為患者情緒的宣泄拓寬了通路。

(5)健康宣教——科普心理調適技術:患者在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時往往會尋求各種解決的辦法,倘若不知道怎樣自我調整或求助無門則會加劇患者的心身問題,所以提前告知患者一些應對問題的方法,如正念冥想、呼吸放松訓練等簡單易操作的心理調適技術,無疑會及時地幫助患者進行自我救助和自我療愈。

3.關注重點人群

不僅住院治療重癥及以上的患者是高危人群,除此之外,我們還應該重點關注隔離的部分輕癥患者,如:①平時體弱多病,健康狀況不良者,尤其是患有冠心病、糖尿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等心身疾病。②孕婦、兒童、年齡較大的患者,失婚、無業、喪親、獨居的人。③家庭功能失調或社會支持不足,或經濟收入低的患者。④既往有心理創傷反應經歷,人格障礙基礎或有神經癥傾向的人員。這些人,在醫“身”的同時有必要讓我們將目光向醫“心”的天平傾斜。

4.建立有效的評估和預警機制

正如身體的某些實驗室指標預示著病情的變化,心理的指標也應被評估來識別危急值, 某些重要指標應常規記錄在冊, 如睡眠狀況等, 方法主要有觀察法和交談法以及心理量表的評估。常用的評估量表有心理健康自評問卷(SRQ-20)、醫院焦慮抑郁量表(HADS)、焦慮自評量表( SAS)、抑郁自評量表(SDS)、睡眠狀況自評量表(SRSS)以及自殺、自傷風險的評估等。

5.重視藥物在心理治療中的作用

按照傳統的心理危機干預技術的應用習慣,藥物治療總是在非藥物治療無效的情況下才會被謹慎使用,但是在新冠肺炎這樣的重大傳染病事件中,患者對軀體癥狀的快速改善需求更強烈,同時癥狀的改善會極大地增強患者戰勝疾病的信心,所以建議及時合理地選用那些副作用小、短效、與抗病毒等治療藥物無明顯的相互作用的藥物。

心身同治是符合現代醫學發展的趨勢、順應生物-心理-社會醫學模式的優勢理念,但是心身同治目前還在初步探索的階段,還有許多問題需要我們解決。比如在應對重大突發傳染性公共衛生事件,各學科醫生應遵循什么原則,在其中要承擔哪些任務,如何高效配合,心理危機的干預在癥狀的輕重和治療的不同時期怎樣配合軀體治療來進行開展等等都是亟待解決的問題。所以,心身同治在重大傳染病治療中的應用和推廣未來還有許多方面要探索。

(摘自《中華醫學信息導報》2020年第35卷第8期)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炸金花的技巧与经验 哪里可以买到广西11选5 润欣科技股票股吧 淘宝广西快3一定牛走势图 广西快3开奖软件 股票指数行情亚玛顿 排列三开奖结果今天 幸运飞艇冠亚和值破解图片 股票价格趋势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直选 k线猎手配资 最新22选5开奖结果今天 江西11选5看彩网 东商期货配资 天津快乐10分推荐 大智慧股票在线 山东十一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