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貴興:創骨科之權威 讓“中國骨科”享譽世界
發布日期:2020-01-15 14:53:04 來源:中華醫學信息導報 作者:黃美清 宋道宇 瀏覽次數:

  是他,首次提出先天性脊柱側凸的發病原因;是他,創新研發出新的特發性脊柱側凸分型;是他,研制了自主知識產權的脊柱內固定系統;是他,為中國骨科贏得世界學術的話語權。他就是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協和醫院邱貴興教授,他有著恪守醫道的精神內涵和謙遜、果斷的性格,傾其一生為中國骨科崛起于世界之巔而努力奮斗,使中國骨科“笑傲”世界。

 

邱貴興

 

 立志:成為一名醫生

“以前的農村大都是缺醫少藥的,我小時候體質差,家庭條件也不好,當時生了病主要靠自己扛著;與此同時看到隔壁的醫生不僅受到村民們的愛戴,還能獲得良好的家庭條件,正是這些經歷讓我從小就有了一個夢想,立志長大后要成為一名令人羨慕的醫生,為父老鄉親解除病痛。”邱貴興回憶道。如今77歲高齡的邱貴興對“醫生”有了更深的理解,他認為,醫生不僅要有精湛的醫術,更重要的是要有一顆為患者著想的心,他在幾十年的從醫路上,一直踐行著醫者仁心的精髓。

  1960年,邱貴興從家鄉來到北京,成為中國最頂尖醫學院校——中國協和醫科大學(現北京協和醫學院)的八年制學生,這是中國協和醫科大學恢復八年制學制后招收的第二批學生,每個學生都是精挑細選,在校期間的考核十分嚴格,邱貴興被母校“嚴謹求精、勤奮奉獻”的精神深深感染。

 

實踐:當好一名醫生

   1968年,經過八年嚴苛的學習,邱貴興畢業了。為響應國家“把醫療衛生的重點放到農村去”的號召,他和同學們都被分配到了西北五省的農村醫療機構。

 坐旅客列車、坐貨運火車、坐汽車、坐馬車,到了縣城再輾轉步行翻山越嶺,邱貴興和夫人林守清最終來到了延川縣張家河公社,開始了他們的村醫生涯。在陜北黃土高原,黃沙漫漫,一口窯洞就是這對新婚夫妻的家。對初到延川的邱貴興夫妻而言,最艱難的是“生活關”和“技術關”。生活上,因為當地氣候比較干旱,非常缺水,每天的飲用水供應都是一大難題,洗澡更是奢侈的愿望,毫不夸張地說當時“人人身上都會長虱子”。工作上,剛從學校畢業的邱貴興,很多手術都沒做過,雖然公社醫院也有醫生,但多數都是衛生學校畢業的中專生,幾乎沒見過什么手術,所以,遇到急診患者需要手術時,邱貴興只能與愛人通過看書學以致用。

由于彼時交通非常不便,患者如遇到難產、摔傷、急腹癥等急癥,根本無法送到醫院搶救,因此,邱貴興經常在半夜被急促的敲門聲叫醒。他不記得有多少個夜晚行走在陡峭的崎嶇山路上,也記不清有多少次面臨緊急時刻,在老鄉家的炕頭上憑借手電筒的光線做手術。

實際上,當時邱貴興在公社已經儼然是“內外婦兒”面面俱到的全能型醫生。

在物質條件極度匱乏的延川工作的十年中,邱貴興和夫人同甘共苦、互相勉勵,為當地老百姓解決了許多疑難病癥,他們從艱苦的生活和工作中感受到了無限樂趣。特別是當地老百姓的淳樸善良和對他們的極度信任,讓邱貴興有著身為醫生的極大成就感。村醫的經歷深深地影響了邱貴興的從醫之路,也歷練了他的人生。

 

科研:使中國骨科享譽世界

1978年,全國恢復研究生培養制度。為了向更高的醫學高峰攀登,邱貴興夫妻先后考回中國協和醫科大學攻讀研究生。讀研究生期間,邱貴興總是白天出門診、做手術、在病房值班,晚上到實驗室做實驗、撰寫論文。為保證實驗結果的精確性,邱貴興不僅要養兔子,還要在缺乏放射防護的條件下抱著兔子照X線片。就這樣,他以犧牲自己的健康為代價,收集了兩大紙箱X線片資料。功夫不負有心人,1982年,邱貴興撰寫的研究生論文被評為北京市優秀論文。這是他刻苦求學、忘我求知的獎勵和回報。

求學期間,邱貴興經常查閱醫學資料,當他看到一幅幅觸目驚心的脊柱畸形患者的照片時,便堅定地選擇了未來的主攻方向——脊柱外科。

脊柱外科是骨科最艱難、最兇險的領域。20世紀80年代初,脊柱畸形矯正在我國脊柱外科領域還是空白。1986年,已入不惑之年的邱貴興遠赴加拿大,師從國際著名脊柱外科專家、世界脊柱側凸學會前主席Armstrong教授,重點學習脊柱畸形的矯治和脊柱外科領域的新技術、新方法。1987年,回國后的邱貴興開始獨立承擔大量的外科臨床工作,特別是應用Harrington、Luque等新技術治療了大量脊柱側凸患者。他在引進、熟練應用國際先進技術治療脊柱外科疑難病癥的同時,還不斷地創新研究發展我國的脊柱畸形治療技術。從基礎研究到臨床試驗,從方法創新到器械改良,每一步都走得很扎實。

1983年,美國人對特發性脊柱側凸進行了真正意義上的分型,是早期King分型,只有5個類型,不夠全面,依據這種分型進行手術,術后失敗病例多。直到2001年,Lenke提出新的分型,初步體現了三維矯形理念,開創了特發性側彎的新的分型,但該分型共分42種,十分復雜,可操作性較差。面對這種現狀,邱貴興決定嘗試作出中國人自己的分型。于是,他和同事們一道建立了國內第一個脊柱側凸數據庫,收錄了3000余例病例資料,并挑選出其中1245例完整病例進行研究,經過10多年的努力,終于提出了新的特發性脊柱側凸分型——“協和分型”(PUMC分型)。

PUMC分型分為3個大型、13個亞型,既符合臨床特點,又簡單實用。按照這個分型方法,不僅可以指導手術入路,而且還可提供手術矯形融合的范圍,方便普及推廣和實際應用。最后,經過國際同行臨床驗證證實,“協和分型”與以往的分型相比,使得治療失敗率明顯降低,由13.2%降低至2.7%。2005年,協和分型發表在脊柱外科領域的國際權威雜志Spine 上。2006年初,特發性脊柱側凸系列研究榮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協和分型經過多年的國內外臨床應用,又進行了改進。改良的協和分型分為3個大型、15個亞型,2019年發表在美國脊柱外科的權威雜志Spine Journal 上。

2015年,邱貴興帶領的團隊在世界頂級醫學期刊NEJM 上以原創性論著形式,發表了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院為第一完成單位,與復旦大學、首都兒科研究所、美國Baylor醫學院等國內外多家單位合作完成的研究成果——“TBX6基因無效變異聯合常見亞效等位基因導致先天性脊柱側凸”,首次明確了先天性脊柱側凸的發病原因,為先天性脊柱側凸早期診斷及遺傳咨詢等提供了理論依據。該研究發現高達7.5%的先天性脊柱側凸患者存在16p11.2區域罕見變異這一獨特現象,TBX6基因變異在先天性脊柱側凸的貢獻率可高至11%,為揭示其他復雜疾病的病因提供了新的思路,是國際骨關節疾病領域的重大突破。

對此,邱貴興強調,這充分證明中國的醫務工作者在虛心學習國外經驗的同時,踏實工作,不折騰、不取巧,憑借中國人的才智,走獨立自主的道路,也能做出原創性的創新。

作為骨科界的領軍人物,邱貴興在促進中國骨科規范化進程的同時,還在積極擴大中國骨科學界在國際上的影響。在他的領導下,與各個國際組織就“一個中國”的立場問題經過多次艱苦談判,中華醫學會骨科學分會成功加盟“國際骨關節十年”行動,還加入了國際矯形與創傷外科學會、亞太骨科學會等國際組織。

此外,邱貴興還倡導將每四年召開一次的全國骨科學術會議改為每年一次的國際性學術大會,搭建了輻射全世界的骨科學術交流平臺。除了進行國際性學術交流外,還舉辦國際醫療展覽,將世界上最先進的骨科技術、骨科器材,第一時間展現在中國的學術大會上。

 

多年來,數以千計的脊柱畸形患者在邱貴興的治療下,開始了充滿希望的新生活。五十年來,他飽經風雨、歷經磨難,卻未曾后悔自己當初的選擇和對這份事業的執著。他用最樸實的行動,在脊柱外科等多個骨科領域辛勤耕耘、兢兢業業,使中國的骨科水平不斷攀升,碩果累累。他不僅建立了中國骨科的權威,讓中國骨科享譽世界,同時還向世界樹起了中國外科最權威的一面大旗。(摘自《中華醫學信息導報》2020年第35卷第1期)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炸金花的技巧与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