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革新者 賦予傳統醫學以時代活力——緬懷中華醫學會副會長施今墨先生
發布日期:2019-11-26 15:40:13 來源:中華醫學信息導報 作者:韓靜 瀏覽次數:

19世紀以來,西方醫學進入中國,對中醫形成有力挑戰。依托于近代解剖、生理、微生物科學體系的西醫以迥然區別于中醫病理解釋與療法的姿態進入中國。中醫界面對這一挑戰,不得不進行自身的調整與轉型。從最初的中西醫匯通到中醫科學化,反映了中醫界努力應對西醫挑戰、證明自身合理性及找尋新的發展道路的過程。

新中國成立以來,中醫藥事業在黨和國家的關懷下,得到了長足發展。2015年,中國中醫科學院屠呦呦研究員的研究成果抗瘧中草藥——青蒿素,獲得了諾貝爾獎;她的科研成果得到了世界衛生組織和世界醫學界的肯定,為中醫在世界上贏得了聲譽。

近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對中醫藥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指出,中醫藥學包含著中華民族幾千年的健康養生理念及其實踐經驗,是中華文明的一個瑰寶,凝聚著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博大智慧。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中醫藥事業取得顯著成就,為增進人民健康作出了重要貢獻。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促進中醫藥傳承創新發展的意見》。傳承創新發展中醫藥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重要內容,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大事,對于堅持中西醫并重、打造中醫藥和西醫藥相互補充協調發展的中國特色衛生健康發展模式,發揮中醫藥原創優勢、推動我國生命科學實現創新突破,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增強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促進文明互鑒和民心相通、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具有重要意義。

光陰流轉,醫者仁德,中國傳統醫學歷久彌新。撫今追昔,在90年前那場風波中,正是因為有了施今墨等中醫仁人志士的不懈抗爭以及在危難中施展醫術,中醫藥文化瑰寶才能在幾千年傳承中得以延續、發展、創新,在時光的打磨中愈加熠熠生輝,顯示出永久魅力!


施今墨


施今墨先生在新中國成立以后與中華醫學會結下了不解之緣。1950年,第一屆全國衛生會議召開,“團結中西醫”成為當時全中國衛生工作重要方針之一。中華醫學會“團結中西醫”的工作也蓬勃開展起來,施今墨是當時中華醫學會的第一批中醫會員。1953年,中華醫學會中西醫學術交流委員會成立,施今墨任副主任委員。1956年,施今墨當選為中華醫學會第十八屆理事會副會長。

金秋八月,一個陽光明媚的清晨,我們來到了一處古樸的中醫診所,有幸見到了施小墨大夫。施小墨是施今墨之子,為了準備即將召開的“施今墨先生逝世五十周年紀念會”,施大夫的案頭堆放了很多有關施老生平的文獻,我們饒有興致地聽他講述起施老往事。交談中,眼前仿佛又回到了過去,重現了當年的情景。


名醫生平

施今墨(1881—1969) ,浙江蕭山人, 原名施毓黔,自幼隨其叔父學習中醫。“今墨”一名乃其決定從醫之后而得, 意為仿效墨子, “ 治病不論貴與賤, 施愛不分富與貧”,或許是這種將人格精神銘刻在名字中的堅守,施今墨的人生也演繹出一位革命斗士般的堅韌和從容。

施今墨是中國近現代著名中醫臨床家、教育家、改革家,是當時“京城四大名醫”之一。他長期從事中醫臨床工作,治愈了大量的疑難雜癥,創制出不少的新成藥,為國家為人民貢獻出了多個珍貴的驗方。他大力提倡革新中醫,主張中西醫結合。民國時期,他積極參加抗議當時國民政府提出的“廢止中醫案”提案活動,時任中央國醫館副館長,此后又創辦了華北國醫學院。新中國成立后,曾任中華醫學會副會長,北京醫院、協和醫院等中醫顧問。有《祝選施今墨醫案》《施今墨臨床經驗集》等。

施今墨昔日診所(現北京市東絨線胡同74號)攝影 張磊

杏林春暖 中西結合

施今墨作為臨床家,一生救死扶傷,活人無數,曾經為多位國家領導人和歷史名人療疾保健。在西醫傳入中國之后,傳統中醫受到嚴重沖擊,施今墨大膽提出了運用中醫之辨證施治,去辨西醫之頑疾,總結出治療西醫各種疾病的專病專方。他對西醫理論及療法頗有了解,并認為中醫的進一步發展要依靠吸收西醫的生理、病理知識,因而施今墨在診斷中會使用西醫的聽診器,1940年他就已經開始應用按西醫的病名用中醫方法辨證治療的實踐。他適應時代變化,提出的辨病(西醫的病)辨證(中醫的法)相結合的辨證方法,是繼傷寒六經辨證、溫病衛氣營血辨證之后,中醫辨證發展史上的一個新里程碑!


施今墨(右一)和張孝騫(坐者右二)等教授一起討論病歷(1954年攝于北京協和醫院,照片由施小墨提供)


治學嚴謹 醫德誠篤

施今墨作為教育家,他認為“復興中醫有三大重點:編書、辦醫院、開學校。編書是總結過去經驗;辦醫院是實踐現有經驗;開學校是推廣未來經驗。” 華北國醫學院的建立是民國中醫教育史上的重要一頁。醫德與醫術結合,理論與實踐結合,中醫與西醫結合的三大方針,顯示出施今墨卓越的教育思想。1935年,施今墨為學生制定了著名的《醫戒十二條》。這是為學生提出成為醫生后要遵守的清規戒律。

建立華北國醫學院

當外來西醫沖擊中國本土的中醫時,施今墨清楚地認識到,要使中醫得以生存和發展,唯有振興中醫教育,提高中醫學術水平。為此,施今墨在1930年與蕭龍友共同組建成立了“北平國醫學院”,1932年更名為“華北國醫學院”,施今墨任院長。施今墨創辦的這所新型中醫高等學府,汲取了西醫學院式教育之長,改變了中醫“師承家傳”的傳統帶徒形式,為近代中醫高等教育的發展開創了先河。華北國醫學院自成立至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歷時17年,為新中國培養了一大批中醫人才,成績斐然。作為中西醫結合的先驅,施今墨主張大力革新中醫,他從來不諱中醫之短,不嫉西醫之長,明確指出:“吾以為中醫之改進方法,舍借用西醫之生理、病理以互相佐證。”他把這一思想也貫徹到辦學方針之中。在華北國醫學院的課程設置上,以中醫理論為主,設立“內經、傷寒論、金匱要略等課程;同時以西醫理論為輔,設立了生理、病理、解剖、藥理等課程。他告誡學生:“學術之道,本無止境,去短見長,學者本色。學術無國界而各有擅長。無論中醫西醫,其理論正確,治療有效者,皆信任之,反之摒棄不用可也。”

提出《醫戒十二條》

施今墨為振興和發展中醫事業,深知對中醫師培養的重要性。他曾說,“中醫之生命,不在外人,不在官府,而在學術也;學術之成否,當然在于學校。”在《華北國醫學院第二屆畢業紀念刊》中收載了施今墨為學校醫德教育提出的“醫戒十二條”,充分體現了他“以德治教”的高尚品位。

縱觀“醫戒十二條”,施今墨宣揚了醫者之道,提出要以救人為本務,千方百計地解除患者的疾苦,不論貧富貴賤一視同仁。對于醫術要精益求精,對于同道應誠摯敬重,臨證診病要精詳,疑難大癥要會診。同時嚴厲批評了貪圖名利安逸,醉心酒色財氣,虛偽詭詐,妄自尊大,以及慕富貴、歧貧賤,強索巨金,拿病人做試驗,對于同道相互紛爭、背后議論,甚而傾軋嫉妒等均嚴詞告誡。發揚高尚的醫德,推行純正之醫風,在當時社會確實難能可貴,對于現實醫界來說也有諸多自律的價值。


1953年中華醫學會中西醫學術交流委員會成立大會集體合影(前排左四為施今墨)

革新中醫 矢志不渝

“我本是中醫的革新者,不革新便無進步、無進步便不存在的論定者,具有改革中醫方案的整套計劃者。而在社會上,僅認為我是一個能治病的名醫大夫,淺之乎視我矣。”

施今墨在學術上提倡革新中醫和中西醫結合。早在20世紀20年代,他診病就應用西醫病名,結合中醫辨證。在臨床上他常把西醫的診斷和病理融合到中醫的辨證施治中。

其中《祝選施今墨醫案》最能體現施今墨的學術思想,其在采用病名、分類標準、病理解釋、方義解釋上的革新則表現出施今墨為實現其心目中的中醫科學化所做的努力。醫案采用西醫病名與標準化分類方式。中醫病名以證候取名,西醫病名以致病菌類命名,這是兩大系統的不同之處,也影響到各自的治療理念與治療方式。施今墨通讀中西醫書,努力找出中西醫病相對應之處,并不諱忌用西醫病名診斷疾病。這一分類方式,大致上與當時的大學西醫內科教科書的分法相似。醫案目錄和病名使用的是西醫語言,但病例與藥方仍然為中醫模式。西醫的細菌論、生理解剖知識只作為解釋工具而存在。


《祝選施今墨醫案》


1954年,前中華醫學會會長傅連暲在《人民日報》發表《關鍵問題在于西醫學習中醫》,強調“把我國舊有醫學所有一切寶藏都發掘起來,用之于人民”“然而這椿巨大的工程,光靠西醫是完不成的,光靠中醫也是完不成的。必須互相學習,共同研究。”施老的一生正是這鮮明的寫照,圓滿地完成了他生命中光輝的一頁。作為一位經歷了時代精神洗禮的中醫,“開放”和“務實”是施今墨醫學思想和實踐最重要的關鍵詞。所謂“開放”,即不守中西門戶之見,兼容并蓄,但開放包容并不是雜糅或放任,而是在務實的態度上,以治病救人為醫學最根本之準繩。

施今墨作為改革家,與時俱進,不斷創新。1959年,在全國政協三屆一次大會上,施今墨做了《關于抗老強身的科學根據、社會基礎和醫藥方案》的大會發言。施今墨把中醫治未病的理論推向到了提高全民健康的高度,為中成藥由治療向保健的轉型,做出了杰出的貢獻。

“大恩不言報,大德不可忘,取信兩君子,生死有余光。余恨生亦早,未能隨井崗,路歧錯努力,誰與訴衷腸。”1969年夏秋,施今墨病危,口述幾千字改革中醫建議書,呈送毛主席、周總理;并寫下以上詩句,叮囑家人在他去世后,獻給周恩來總理和鄧穎超同志。施今墨病重時,還一再叮囑:我雖今后不能再看病,而我的這些經驗,對人民是有用的,一定要整理出來,讓它繼續為人民服務。他在病中立下遺囑,要求死后在生前工作過的北京醫院進行遺體解剖供醫學研究。他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立下遺囑要求把自己的遺體奉獻給祖國醫學事業的老中醫。他改革中醫的決心,至死不渝!


梁其姿曾提到過:“整個二十世紀,中國對‘現代化’的向往主要建立在對傳統全面否定之上。”在這種社會輿論壓力下,中醫的改變與轉型是不可避免之路,然而這個過程也不是單純的傳播與吸收的過程,同時也反映了中醫群體本身對非本土的西方醫學思考、揚棄、選擇性利用的復雜過程。施今墨的一生,是偉大的一生,是傳奇的一生,是光輝的一生!(摘自《中華醫學信息導報》2019年第34卷第21期)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炸金花的技巧与经验 广东快乐十分什么时候开奖 河北体彩排列五的开奖走势图 模拟炒股大赛 湖北快三开奖 新疆时时彩11选5开奖 辽宁11选五5基本走势图带线 群英会任5遗漏查询 福建31选7中几个有奖 湖北快3走势 债券融资和股票融资 七乐彩杀号最精准专家 六彩免费彩票资料大全 吉林11选5助手 快乐双彩好运3奖金 四川体彩金7走势图手机版 安徽25选5技巧